傲娇贴心的媳妇儿小别{小咸饼}

喻文州退役了,曾经的荣耀老一辈那一页也算是彻底翻过去了。在喻文州退役的记者发布会上,蓝雨官方也同时宣布卢瀚文正式从责任,能力方面,全面地成为蓝雨新任队长,各战队纷纷拿出了官方式祝贺,个人再小窗表示自己的祝贺以及一句“但是冠军是XX的”类似的语句。

 

当上队长的卢瀚文终于是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完整的压力,在处理了当天队内大小事务并多给自己加了一些针对性训练后。卢瀚文离开早已空无一人的训练室回到了自己房间,将自己摔在床上。

 

‘不知道小别睡了没有……’卢瀚文拿起枕头边上的手机打开以A开头的通讯录列表,备注是“傲娇的媳妇儿”

 

卢瀚文抱着手机躺在床上,手指在一个傲娇地扭过脸但耳朵通红的男人头像上悬空着,“….唉…算了,万一睡了呢,吵醒他的话他又要闹了,就先这样吧。”然后就把手机放在枕头边,侧身闭上眼,

刘小别抱着手机躺在床上,手指在一个笑的开心而温柔的男人头像上悬空着,太久没动让脖子和眼睛都有点酸痛,“….唉…,算了”,刘小别甩开手机,以一个“大”字型的姿势企图霸占着整张床,虽然刘小别这都已经比卢瀚文矮了的身高根本霸占不了一个双人床,但是,就是觉得空,就是想把它填满,就是想,把他霸占…….

 

就这样,这两个彼此思念人,彼此想聊天的人,都因为“对方可能睡觉了”这样一个per理由,放弃了

 

 人的性格就是这样,在这么一个晚上,两人都失眠了,但两人都不敢也自以为是的不能打给对方,这只是一个晚上,还有白天呢?还有很多个很多个数不尽的思念时的白天,夜晚。积淀了无数的小事情,最后都将一并爆发,但是从别人来看,只是因为一件小事而已。

 

结果,所有的爱,所有的恨,所有大雨里潮湿的回忆,所有的荣耀,所有的眼泪和拥抱,所有刻骨铭心的年华,所有繁盛而离散的热情,都在那个夏至未曾到来的夏天一起扑向盛大的死亡。

 

“你不爱他了吗?”

 

“爱啊,我一直一直,深深的 爱着他啊!”

 

“那为什么选择分开了呢?”

 

“。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

又是这么一个夜晚,卢瀚文抱着手机躺在床上,手机上的壁纸是自己硬拉着刘小别拍的合照,是刘小别答应和自己在一起的那天,身后的灯光映衬着两人的脸,有种虚幻的感觉,卢瀚文就这么看着,看着,手机屏幕一次次暗下,又一次次被卢瀚文点亮,直到,手机没电自动关机。卢瀚文翻身将手机充上电,就这么躺着。即使关了灯,房间里也依旧被窗外繁华的灯光闪耀着,刺激着。

 

“小别……前辈…小别….刘小别…..”卢瀚文,蓝雨队长,这么一个坚强而又温暖的人,终于在这么一个夜晚,放下了他所有坚硬的外壳,暴露出了最最柔软,最最容易受伤的真正的自己,在这个队长的专属房间里,小声抽泣着,叫着自己挚爱的人的名字。

 

又是这么一个夜晚,刘小别抱着手机躺在床上,手机上的壁纸是自己被卢瀚文硬拉着拍的合照,是自己答应和卢瀚文在一起的那天,身后的灯光映衬着两人的脸,记得那天还下了点小雨,有种虚幻的感觉。

“啧,这张拍的还真是丑”曾经无数次跟卢瀚文埋怨但有偷偷地将这张照片设置成了手机壁纸,以前看着看着就会莫名勾起嘴角,自己都没意识到,而现在…….

 

思绪凌乱地结成一张网,越网越紧,直达心脏

 

 

一年前

A“哎,听说这现任蓝雨队长和那微草退役了的刘小别是对情侣啊?”

B“是啊,关系可好了呢,那是都天天腻歪,后来那刘小别干脆退役后搬来广州了,啧啧啧,你说这一北京的,真爱啊~”

A“哟,那是真爱了,两个男的也不容易吧”

B“瞧你,那人家不就在一起了吗?好了你也别叽叽歪歪了,好好给他们送祝福吧!”

 

一年后

C “哎,听说这现任蓝雨队长和那微草退役了的刘小别分开了啊?”

D“是啊,也不知道就怎么搞的,那刘小别也回北京去了,话说这蓝雨队长了不得啊,当上队长一年就给蓝雨拿了个冠军,看来是个很称职厉害的队长啊!”

C“嗯,两个男的在一起不容易啊。。。”

D“你在那儿瞎感叹什么呢,他们都在一起那么久了,会是因为这个原因嘛?”

C“那是因为什么啊?”

D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哎不管了关咱们什么事,走了走了”

 

究竟是为什么?

 

我记得有一句话说,爱情使人忘记时间,时间也使人忘记爱情,可是两个人都深深爱着对方,在刘小别跟卢瀚文提出离开的时候,说了一句话,一句所有情侣分手时都会说的一句话;“我们不合适”我们已经不合适了,两个人一起是为了快乐,分手是为了减轻痛苦,你无法再令我快乐,我也唯有离开。

 

“我曾经跟你承诺过,当我带领蓝雨拿到冠军的时候,我就会向你求婚,你还记得吗?”

 

这里BE了,再往下就HE了哦~自主选择!!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“当然记得”刘小别看着门外还穿着蓝雨队服顶着一头乱毛的卢瀚文,“真挫”刘小别小声吐槽,终是忍不住笑了。卢瀚文一看如此,赶忙将眼前自己最爱的人抱在怀里,将早已准备好的戒指小心翼翼地给爱人戴上,

“好了好了,我正在弄晚饭呢,一会菜要糊了,你先把自己整理整理吧”刘小别说着,转身走向了厨房,在厨房里的时候,是不是看一眼手上的戒指,“这戒指真丑”这么嘀咕着,然后看着看着,就笑了。

 吃好饭,卢瀚文去洗碗,刘小别则坐在沙发上玩手机,

 刘:“这网络舆论真厉害”

洗好碗的卢“什么情况?”

刘“不知道,网上好多人都认为我们分手了”

卢 “嗯,应该是因为我们的战术”

刘“。。。。。。???”


面对刘小别疑惑的眼神,卢瀚文淡定和小别并肩坐在沙发上,伸手,一抱,一拉,一扯,一甩,成功让不知何事的刘小别坐在了自己的腿上,然后,使劲保住眼前这个最爱最爱的人

 

刘小别挣扎,挣扎,挣扎,没劲儿了,放弃

 

“所以是什么战术啊?”刘小别看这窝在自己肩膀上揉的脑袋,无奈地问道

 

“就是,我们之前不是有点分歧吗,就你嫌我太忙都没时间陪你的那时候”

 

“我才没有”

 

“好好好,是我太忙了太想你了,那时候为了感情培养,我们不是列了个守则吗,基本都是在私下的时候联系嘛,所以被他们定义为,已经关系不好了都不好好联系了”

 

“嗯,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”

 

“哎呀哎呀小别你别这样~我可最爱你惹~”卢瀚文又用脑袋在刘小别肩膀上搓来揉去,蹭着刘小别的耳朵和脸。

 

“我走了”刘小别假装生气

 

“别别别,然后就是,你上个月不是回北京看望父母吗,就被他们定义为,这里待不下去,回娘家了吧!”

 

“哈?这样?”

 

“对啊对啊,还有些写手根据这么点小事写出了一个悲惨的凄美爱情故事,啊我有看过哦,是你先提出分手说我们不合适的,那些人的脑洞真大,呐呐,小别我们别再管这些了,一会我们一起洗澡嘛!这样省水!”

 

“你是怎么得出这么歪的结论的”

 

“嘿嘿嘿,走吧走吧”

 

“嗯…”

 

 

 

所以卢瀚文和刘小别这两个人,怎么可能会分开嗷,他们那么好的。

 

爱情的最终意义不是轰轰烈烈的誓言,而是,不管是任何事都不能阻挡的相依,哪怕,好久不见,在再见面的那一霎那,心里也会瞬间涌慢思绪:你就是我所爱着的人


评论(1)
热度(35)
© 凌苓大萝呗 | Powered by LOFTER